<<
>>
10版:夜航船 上一版 下一版
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
白桦的眼睛

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 (2018.04.19 10版)

孙以煜

白桦的眼睛,是没有任何修饰的人一样的眼睛。只看一眼,心便颤颤的了。

想:白桦一定是有灵性的。

俄罗斯林木繁多,何以白桦为最?没有就此考证,但白桦被以俄罗斯民族的象征进入作家诗人的作品却比比皆是。

比如手头藏品——列宾美院版画系教授科林佐夫刀笔下,白桦掩映中的诗人叶赛宁——目光忧郁深邃。

作为俄罗最后一位乡村诗人——谢尔盖·亚历山德罗维奇·叶赛宁(1895—1925),1914年发表的第一首诗就是《白桦》。诗中,叶赛宁以乡村诗人的质朴,对白桦发出如是感叹——

在我的窗前,有一棵白桦,仿佛涂上银霜,披了一身雪花。

毛茸茸的枝头,雪绣的花边潇洒,串串花穗齐绽,洁白的流苏如画。在朦胧的寂静中,玉立着这棵白桦,在灿灿的金辉里,闪着晶亮的雪花。白桦四周徜徉着,姗姗来迟的朝霞,它向白雪皑皑的树枝,又抹上层银色的光华。

《白桦》是叶赛宁的成名作,《白桦》也是诗人发表的第一首诗。从此,白桦——叶赛宁,便成了一个象征。克林佐夫的这幅叶赛宁肖像中,将忧郁的诗人置于白桦林中,无疑将绘画作了最完美的诗性表达。由此,联想到我的文学情结中,也有过诗与白桦的些微过往——

若干年前,吴冠中的一幅油画《白桦林》,让我感动,画家以刀代笔,一刀一根白桦的躯干,其灵动与才情,每看都有一种莫名的冲动。想:这同我童年浸染了绘画,少年喜欢了文学有关。因了这样的偶合,竟心血来潮,看着吴冠中的白桦,写了一首诗:《丛林里的木屋》,并堂而皇之地发表在上世纪八十年代《山西文学》的诗歌专栏中。我想,就诗歌的意义而言,这是我文字中第一篇可以叫诗的东西,并且是因为白桦诱发的,此后,再没正式地写过。

除此外,还有一件让我感慨不已的事,刚来莫斯科时,正好赶上海波与安妮娅的婚礼,婚礼上,安妮娅母亲送给女儿的礼物,竟是她为女儿写的诗,并在婚礼上当众朗读。诗歌的内容,是以白桦——勇敢、向上、浪漫、多情,祝福安妮雅的未来。

白桦与诗,白桦与诗人,竟如此紧密地注入我的知觉与记忆。然而,这都是知觉中的白桦。我想要说的是现实中我与白桦的真实相遇。时间是2007年5月,在莫斯科郊外,伏尔加河上游、瓦洛佳的别墅的丛林中,白桦树就在必经的林荫道上。当我的镜头与它相视时,白桦的眼睛,让我第一次发现——这个风雨中挺拔向上的娇宠儿,竟然有如此沧桑、浑浊的泪眼。让你惊异,惶惑,不忍卒读。一如风云变幻的俄罗斯……

由此想到在俄罗斯民族的心坎上,一直将白桦视为民族精神的象征,想着白桦以其外表的洁净、向上、玉立、阿娜,却一样承受了如此惨烈的生长,内心蓦地——徒——生——敬——意……

网友最新留言

Copyright 2006 - 2017 jcnews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

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:0356-2213867 E-mail:thrbwlb@163.com

   平台技术支持:

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:14083033 新出网证(晋)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